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這是logo,看不到,但印得到

2017 / 8 期

發布日期:2017/08/03

旅外20年,打造60億資源回收商機,來自臺灣的歐洲回收王:洪慶齡

Green Goup 是現今東歐最大的資源回收企業,企業成立之初從一開始的虧損,到現在年營收已達60億美金,觸角遍及羅馬尼亞、塞爾維亞、立陶宛、德國、馬其頓、希臘,建立起東歐國家的資源回收體系。而幕後的重要推手就是道地的臺灣人洪慶齡先生。到底是什麼樣的因緣際會,讓洪慶齡先生將資源回收的版圖擴展到東歐國家的呢?

 

因「裁員」風暴,而開始的回收志業
初期,洪慶齡到羅馬尼亞其實是從事編織袋製作,因緣際會併購了國營企業的工廠。結果他發現裡面冗員眾多,但不捨員工失業走路,於是積極找尋企業出路。當時羅馬尼亞還是歐盟的觀察員,離進入歐盟只差臨門一腳,洪慶齡提出符合歐盟法規環保回收概念,獲得政府大力支持,才一頭栽進回收事業。

因「裁員」風暴,而開始的回收志業圖說:打造世界回收王國的羅馬尼亞臺商洪慶齡先生。圖 / 洪慶齡提供

他所研發的智慧回收島跳脫傳統的人工回收,配備光學智慧感應,可由條碼、瓶身、瓶頸、重量判斷瓶身大小,每回收一個寶特瓶只需要1~2秒,回收物在智慧島裡就可直接壓縮,減少運送期間的碳排放。

 
送到工廠的壓縮寶特瓶還得再經過解包(拆解壓縮後的寶特瓶)、分選(將瓶蓋、標籤去除)、自動分選(將顏色不同的寶特瓶分類)、粉碎、清洗、光電分選(再分一次顏色)、乾燥、熱熔、便能重新再生回到市場上。而這些再製的物品同樣可再次經過回收的管道,進入循環系統中,永遠不會成為地球的負擔。
 
回收島可回收的還包括電器、紙類和塑膠。洪慶齡表示:「光是一個月一座回收島就可以搜集20至40噸的回收物,創造的經濟價值非常可觀。目前在羅國還有規劃手機App,只要點一點手指,回收車就會到府服務。」

回收島可回收的還包括電器、紙類和塑膠。圖說:小到電池,大至電器都可以回收。圖 / 洪慶齡提供

資源不是垃圾,是有價資產
談到臺灣的回收,洪慶齡表示臺灣的回收本事是世界知名,許多先進國家都曾來臺灣吸取經驗,但比較可惜是臺灣「自主式的資源回收」較少,大多數人直接拿給拾荒的老人家或資源回收車,街頭可以互動式換取回饋的機制不流行,導致民眾除了寶特瓶外,對其他的回收物較不了解。
 
他舉例,在羅馬尼亞政府全權交給民營企業處理,Green Group與大賣場合作,回收物直接換取購物券,一個家庭一年就可增加2,000歐元(約新臺幣65,000元)的收入,讓回收行動更貼近生活。洪慶齡運用在國外的經驗,將此資源回收模式複製至臺灣,在臺南設立一座大型智慧回收站,與家樂福合作提供購物金回饋,結合民眾生活讓民眾體驗更便利的資源回收模式。更期許此智慧回收站能持續推廣到其他縣市深耕臺灣。

與家樂福合作的智慧回收站,民眾可用回收物換取購物金 圖說:與家樂福合作的智慧回收站,民眾可用回收物換取購物金。圖 / 洪慶齡提供

創業初期收不到現金,只拿到水票、電票、馬鈴薯票
洪慶齡的成功很大的部分來自他的家庭。小時候家裡經營電影院,享受過一段極其富裕的時光,後來因電視的普及,家道中落,全家搬到臺南窩在狹小的地下室,在市場經營牛肉麵攤生意。洪慶齡從小跟著很有生意頭腦的洪爸爸四處征戰,訂定了他想從商的目標。剛畢業時,他先在貿易商工作,之後回到臺南,打算用所學將牛肉麵店打造成連鎖店,但卻因緣際會被挖角到國外工作。

也因為四處出國工作讓他看到未開發國家的商機,最後跟太太兩個人帶著100萬美金,到了語言不通的羅馬尼亞創業。他笑說:「當時那邊還尚未開發,買賣時常收不到現金,倒是收到很多水票、電票、馬鈴薯票。」多次面臨現金短缺,甚至差點倒閉的狀況。而到後期只要他們只要關廠一天,羅馬尼亞就會因寶特瓶回收率達不到歐盟標準,一天被罰20萬歐元,讓洪慶齡無論如何都必須要撐下去,一切的過程也讓他更加珍惜成功。
 
回收是自我實現
最後,洪慶齡提到:「回收事業是自我實現,我不期待真正在歷史上留名,但希望對社會有所貢獻。」聯合國統計2050年全球人口將暴增到93億人,資源將越來越難取得與運用,若是回收更人性化,帶動的價值不只是零頭小利,還能延長地球的壽命。他除了積極以自身的力量影響世界,也期待資源回收成為日常,並讓每個人都能了解善待土地的重要。
 
瀏覽數:1,726
總評分:4
 (共20人評分)